迪迦瑞尔

推文 先生总不肯离婚-一扇轻收

南钺(yuè)暗恋江景白近十年,要不是最后成功领证,他一定能成忠犬里的神经病。

    江景白通过相亲和南钺结婚两个月,南钺哪哪都好,就是每晚太生猛。江景白从小就怕疼,更是受不住。

    一个萝卜一个坑,他觉得自己跟南钺尺寸严重不合。思来想去,江景白决定离婚,反正是相亲认识的,没什么感情基础。

    但是南钺他,总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一个由单箭头变成双箭头的婚内故事

    一块攻婚内攻略受没羞没臊恩恩爱爱无虐小甜饼

    你有钱来我有颜 恋爱打脸两不误

    表面高冷禁欲实际凶悍忠犬攻×表面妖艳贱货实际温软美人受

推文 嫁给暴君的男人-乔陛

 原名:《献给暴君的男人[穿书]》 何筝穿成了暴君的炮灰男宠。 仗着美貌与可生子体质,自以为与暴君日久生情使劲作死,最终被暴君亲手解决,死无全尸的那种。 最可怕的是,他正好穿到了被献给暴君的那天晚上,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等着暴君的到来—— 何筝:救、命!! 很久之后,暴君立后从良,修身养性,一个更让人皮紧的消息却迅速蔓延: “你猜,这宫里谁最可怕?” “是何皇后。你若多看他一眼,陛下就会亲手挖出你的眼睛。” 偏执阴狠占有欲爆棚暴君攻X乖巧通透小机灵鬼儿宠臣受 *狗!血!生子无!脑!甜爽,攻宠受先动心,感情为主剧情为辅。 

推文 暴君的宠后(重生) —绣生

传言北战王性情暴戾,喜怒无常,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凡几。前世安长卿听信传言,对他又畏又惧,从不敢直视一眼。


直到死后他才知道,那个暴戾的男人将满腔温柔都给了他。


重生到新婚之夜,安长卿看着眉眼间都写着凶狠的男人,主动吻上他的唇。


男人眉目阴沉,审视的捏着他的下巴,“你不怕我?”


安长卿攀着男人的脖颈笑的又软又甜,“我不怕你,我只怕疼。”


而面前的男人,从来不舍得让他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最近邺京最热闹的事,莫过于北战王拒绝了太后的指婚,自己挑了丞相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当王妃。


众人都说那庶子生的好看,可惜命不好被北战王看上了,怕是活不过新婚之夜。


所有人都等着看北战王府的笑话。


可是等啊等啊……一直等到北战王登基称帝,等到庶子封了男后独占帝王恩宠,等到他们只能五体投地高呼“帝后千秋”,也没能等到想看的笑话。

推文 暮野—猫界第一噜

本文文案一:

于闻之而言,尤岁是那簇不可望也不可及的玫瑰丛,亮眼的洁白是干枯原野上唯一的浓墨重彩。

在原野即将湮灭在黑暗中的那天,玫瑰迈着轻柔的步伐,将自己送到了他身边。

后来,闻之将玫瑰叼在嘴里、埋进身体里,含在心头也藏在了家里。他向全世界昭告玫瑰的存在,却又将玫瑰藏了起来,谁都不给见。

我爱你,是我从年少时就融进血液里的本能反应,它伴随着风如影随形,吹过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,思念一日比一日更疯狂。

文案二:

闻之自出道以来,便从未有过低谷,他曾是娱乐圈身负万千宠爱的天之骄子,不料却在即将拿到影帝之位的前一个月,被爆出了吸毒、睡粉的丑闻。

于是仅仅一个日夜,闻之便从神坛跌落,落进泥底。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过去的承诺再也实现不了的时候,他遭遇一次精心布置的绑架。

和他一起被绑的还有一个姓尤的七岁男孩,那人对他说:“你们两个,只有一个能等到警察的到来。”

那人递给了他一把刀,笑得趣味:“选择权交给你,他死了,你活,你死了,他活。”

冷雅温柔攻vs外在冷漠/内里痴情隐忍受


推文 回国后,偏执小男友疯了—猫界第一噜

简介:【他所产生的心疼与内疚,都是对方步步为营的精心算计】

【心机偏执疯批小美人受vs沉稳理智只对受心软攻】

1.

二十一岁的须瓷被傅生宠得特立独行、跋扈专横,傅生远赴重洋后,须瓷变得敏感偏执。

二十三岁的须瓷在剧组女一的生日会上与傅生重逢,他将滚烫的烟火掐灭在手心,踮着脚给了傅生一个热吻,充满占有欲地跟和傅生告白的男孩宣示道:“请不要纠缠有夫之夫。”

是的,他们分开了三年,却没有分手。

2.

和傅生重逢后,须瓷想做三件事。

拥抱他、亲吻他、牢牢禁锢住他的感情,让他永远只能看着自己一个人。

于是须瓷手腕上的刀疤,拼命掩藏的药物,彻夜难眠的状况都好似不经意地展现在傅生面前……

如何永远地得到一份爱?让爱你的人心生亏欠永远还不清。

如何永远地得到一个人?让他知道,没了他,你就活不下去。

3.

三年前因须瓷的多疑敏感,让傅时生在工作和感情之间心力交瘁,他提出两人暂时冷静冷静,没想到再见到须瓷时,当初被自己养得娇艳的玫瑰已经将近枯萎。

费尽心思百般呵护,终于将伤痕累累的鸟儿重新拥入怀中,他买了一栋新房给心甘情愿的鸟儿做窝,却在搬家时发现了一本日记,上面写着须瓷对他的种种算计。

【须瓷vs傅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