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迦瑞尔

推文 先生总不肯离婚-一扇轻收

南钺(yuè)暗恋江景白近十年,要不是最后成功领证,他一定能成忠犬里的神经病。

    江景白通过相亲和南钺结婚两个月,南钺哪哪都好,就是每晚太生猛。江景白从小就怕疼,更是受不住。

    一个萝卜一个坑,他觉得自己跟南钺尺寸严重不合。思来想去,江景白决定离婚,反正是相亲认识的,没什么感情基础。

    但是南钺他,总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一个由单箭头变成双箭头的婚内故事

    一块攻婚内攻略受没羞没臊恩恩爱爱无虐小甜饼

    你有钱来我有颜 恋爱打脸两不误

    表面高冷禁欲实际凶悍忠犬攻×表面妖艳贱货实际温软美人受

推文 嫁给暴君的男人-乔陛

 原名:《献给暴君的男人[穿书]》 何筝穿成了暴君的炮灰男宠。 仗着美貌与可生子体质,自以为与暴君日久生情使劲作死,最终被暴君亲手解决,死无全尸的那种。 最可怕的是,他正好穿到了被献给暴君的那天晚上,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等着暴君的到来—— 何筝:救、命!! 很久之后,暴君立后从良,修身养性,一个更让人皮紧的消息却迅速蔓延: “你猜,这宫里谁最可怕?” “是何皇后。你若多看他一眼,陛下就会亲手挖出你的眼睛。” 偏执阴狠占有欲爆棚暴君攻X乖巧通透小机灵鬼儿宠臣受 *狗!血!生子无!脑!甜爽,攻宠受先动心,感情为主剧情为辅。 

推文 暴君的宠后(重生) —绣生

传言北战王性情暴戾,喜怒无常,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凡几。前世安长卿听信传言,对他又畏又惧,从不敢直视一眼。


直到死后他才知道,那个暴戾的男人将满腔温柔都给了他。


重生到新婚之夜,安长卿看着眉眼间都写着凶狠的男人,主动吻上他的唇。


男人眉目阴沉,审视的捏着他的下巴,“你不怕我?”


安长卿攀着男人的脖颈笑的又软又甜,“我不怕你,我只怕疼。”


而面前的男人,从来不舍得让他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最近邺京最热闹的事,莫过于北战王拒绝了太后的指婚,自己挑了丞相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当王妃。


众人都说那庶子生的好看,可惜命不好被北战王看上了,怕是活不过新婚之夜。


所有人都等着看北战王府的笑话。


可是等啊等啊……一直等到北战王登基称帝,等到庶子封了男后独占帝王恩宠,等到他们只能五体投地高呼“帝后千秋”,也没能等到想看的笑话。

推文 暮野—猫界第一噜

本文文案一:

于闻之而言,尤岁是那簇不可望也不可及的玫瑰丛,亮眼的洁白是干枯原野上唯一的浓墨重彩。

在原野即将湮灭在黑暗中的那天,玫瑰迈着轻柔的步伐,将自己送到了他身边。

后来,闻之将玫瑰叼在嘴里、埋进身体里,含在心头也藏在了家里。他向全世界昭告玫瑰的存在,却又将玫瑰藏了起来,谁都不给见。

我爱你,是我从年少时就融进血液里的本能反应,它伴随着风如影随形,吹过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,思念一日比一日更疯狂。

文案二:

闻之自出道以来,便从未有过低谷,他曾是娱乐圈身负万千宠爱的天之骄子,不料却在即将拿到影帝之位的前一个月,被爆出了吸毒、睡粉的丑闻。

于是仅仅一个日夜,闻之便从神坛跌落,落进泥底。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过去的承诺再也实现不了的时候,他遭遇一次精心布置的绑架。

和他一起被绑的还有一个姓尤的七岁男孩,那人对他说:“你们两个,只有一个能等到警察的到来。”

那人递给了他一把刀,笑得趣味:“选择权交给你,他死了,你活,你死了,他活。”

冷雅温柔攻vs外在冷漠/内里痴情隐忍受


推文 回国后,偏执小男友疯了—猫界第一噜

简介:【他所产生的心疼与内疚,都是对方步步为营的精心算计】

【心机偏执疯批小美人受vs沉稳理智只对受心软攻】

1.

二十一岁的须瓷被傅生宠得特立独行、跋扈专横,傅生远赴重洋后,须瓷变得敏感偏执。

二十三岁的须瓷在剧组女一的生日会上与傅生重逢,他将滚烫的烟火掐灭在手心,踮着脚给了傅生一个热吻,充满占有欲地跟和傅生告白的男孩宣示道:“请不要纠缠有夫之夫。”

是的,他们分开了三年,却没有分手。

2.

和傅生重逢后,须瓷想做三件事。

拥抱他、亲吻他、牢牢禁锢住他的感情,让他永远只能看着自己一个人。

于是须瓷手腕上的刀疤,拼命掩藏的药物,彻夜难眠的状况都好似不经意地展现在傅生面前……

如何永远地得到一份爱?让爱你的人心生亏欠永远还不清。

如何永远地得到一个人?让他知道,没了他,你就活不下去。

3.

三年前因须瓷的多疑敏感,让傅时生在工作和感情之间心力交瘁,他提出两人暂时冷静冷静,没想到再见到须瓷时,当初被自己养得娇艳的玫瑰已经将近枯萎。

费尽心思百般呵护,终于将伤痕累累的鸟儿重新拥入怀中,他买了一栋新房给心甘情愿的鸟儿做窝,却在搬家时发现了一本日记,上面写着须瓷对他的种种算计。

【须瓷vs傅生】


推文 铮铮—一个米饼

陆明霄x叶含铮,一个脾气超级不好,一个脾气超级好

叶含铮8岁被亲生父亲卖给别人,阴差阳错被带到了陆家,给陆明霄做wan伴,两人在互相陪伴下逐渐离不开对方,但在高二的时候为了叶含铮,陆明霄服从爸爸的安排离开了。然后就是十年以后重逢,理所应当在一起啦

甜就完事了,甜得久别重逢那个“别”都能忽略

推文 装乖被大佬识破后—鸡蛋面不加蛋

1 一年前的暴雨夜,秦郁之把浑身湿透,缩在屋檐角落瑟瑟发抖的阙安接回了家。 一年后的秦家,满地碎玻璃和暗红色液体。 阙安垂眸,站在一片血红色里,声音苦涩朝秦郁之道: “养我这么久,原来我只是秦总的一条狗。” 秦郁之神色冷淡,手上扫地的动作没停: “这句话你说过一百五十八遍,在你每次打碎我的红酒后。但请你明白说骚话没用,今晚不准吃饭。” 阙安炸毛了,控诉道: “拆家是二哈的天性,不能怪我!” 直到有一天—— 秦郁之盯着阙安不小心露出来的狼尾巴。 阙安小心翼翼藏起尾巴: “……你听我解释。” 2 秦郁之幼时误落入森林,一只野狼冒着生命危险,中箭流血救回他两命后,未留一言不告而别。 他花了二十多年去找这只狼,结果发现: 一年前捡回来,住在他家蹭吃蹭喝的傻逼二哈,小腿处的伤疤,和那只野狼救他时落下的伤口一模一样。 *装狗卖乖狼狗攻 *病弱清冷总裁受 [食用指南]: 1攻是狼,装狗住在受家蹭吃蹭喝,中期化作人形。 2受病弱体质,后期病能痊愈。 3幼时剧情:重逢剧情≈1:9

推文 深宠(重生)—时不待我

上辈子,韩子奕捧在手心里的人选择了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在关键时刻狠狠的给了他一刀。被逼的走投无路时,韩子奕和沈宴沉签了一份契约书,他陪不良于行的沈宴沉一辈子,沈家的资源随他用。一门心思报仇的韩子奕做到了,但沈宴沉为救他离开了人世。好在韩子奕重生了,只是他看着眼前小霸王一样牛气哄哄喜欢用拳头说话的学渣,实在是没办法把他同十年后那个阴沉的沈宴沉联系在一起。@沈宴沉最近总是在做梦,梦里他双腿断了,人变得格外极端,所有人都怕他畏惧他,这些他都无所谓,反正他已经成了一潭死水。梦里唯一有点鲜活气息的是被他卑鄙强留在身边的韩子奕。睁开眼,梦醒,一场空。在他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时,韩子奕朝他走来,手里拿着他满是×的考试卷,说是要给他补课。沈宴沉懵逼了,心想,这要是真的,他愿意在韩子奕的带领下走上拳打学霸脚踢学神B大Q大随他挑选的美好未来。

推文—O装B后他揣了豪门老男人的崽

【表面矜贵冷淡实则老流氓攻】X【表面健气实则敏感自卑小可爱受】被渣男绿的那天晚上,林遇安气得头顶冒青烟,果断提了分手,豪气冲天的干了两杯酒。然后……他发情了。再次醒来是在酒店大床上,男人一身西装,身姿颀长,矜贵优雅。确定这是一场意外以后,男人慢条斯理地递给他一张名片,说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。林遇安表面乖巧接下,暗地疯狂摇头。他打定主意不会再跟男人有牵扯,却不想一个月后——他怀孕了。·裴晏舟身为豪门圈子里顶级Alpha,年纪轻轻继承家业,手腕了得,是圈子里有名的王老五。只可惜为人太过高冷,28了身边也没听过有什么人。众人还在想这尊大佛能清心寡欲多久,却不想忽然爆出来裴晏舟要当爹了!圈子里瞬间炸了!一开始,外人都说林遇安能上位是父凭子贵,在裴家待不长久。可后来,集团高层会议上,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一身睡衣的少年拿着一张卷子走到摄像头前,揉了揉眼睛,委屈地拉着男人的袖子:“老公,这道题我不会……”而一向不喜别人进他书房的裴晏舟则是笑得温柔宠溺,柔声细语:“乖。”认为林遇安在裴家待不长久的众人:……啧,脸真疼。·林遇安前十八年身为一个平平无奇的beta,在家里一直不受待见。他原以为裴晏舟是为了负责才和他结婚,也做好了豪门事多,公婆难以相处的准备,却不想——爷爷拿着价值百万的大家名画,大手一挥:安安,拿去玩!公公随手就是八位数的零花钱,淡淡道:想要什么自己去买,别委屈了自己。婆婆精心给他准备各个季节的高定服饰,待他如亲儿子:晏舟要是欺负你了,你就和妈说,妈替你教训他!而那个传言中高冷矜贵,不近人情的裴晏舟——林遇安看着昨晚快把他“欺负”坏了的男人,默默地揉了揉腰,低低骂道:禽兽。

推文—金丝雀和他家养总裁

文案:姜意大学毕业后,姜家让他管理子公司,毕业就成霸总的姜意狂喜:  那我岂不是能养身娇体软、温柔知意的金丝雀了!  没两天,姜意从外领回个俊美的男人,骄傲对外宣布: “这是我家养金丝雀。”  金丝雀比姜意还高大半个头,眉眼锋利,就差把‘生人勿近’四个字贴身上了。  众人:“???”  你们站一起,到底谁金丝雀你心里没点数?    心里没数的姜意手拿支票呈‘太’字躺床上,悠闲吩咐自家貌美腿长的金丝雀:  “把爷伺候好了,数额随便填。”  金丝雀抽走他手里的支票,冲他温柔一笑,随后——  塞给他一沓公司需要他签字的文件。 “文件没看完之前,不许睡。”  姜意:?  姜意发现他的金丝雀很不对劲:  谁家金丝雀整天督促霸总工作不说,还任劳任怨帮着管理公司啊!  谁家金丝雀会在霸总工作遇到难题时,推着眼镜说这题我会啊!  姜意:我霸总剧本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!   ————  把子公司交给姜意时,姜家就做好了亏本的准备。  而其他人,则等着看姜意的笑话。   然想看好戏的人不但没等到他公司破产,他公司反而蒸蒸日上,眼快业绩就要超过自家公司了。  众人:“!!!”  你等等,这剧本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!  而姜意看着逼自己工作的金丝雀,心也很累——  我只想当个咸鱼的废材总裁,可我家金丝雀为什么如此上进?!  #我是总裁,但被我家养金丝雀养了怎么破?#  霸总受×金丝雀攻